健康养生港

烤箱喷水烘烤怎么喷?文玩喷水机是什么,该读一下这篇文章

法国举世闻名的大教堂巴黎圣母院突发大火,尖顶坍塌,玫瑰窗枯萎,建筑损毁严重。全世界都在为此哭泣。

事发后不久,特朗普在推特上“帮忙”:“看到巴黎圣母院的大火,太可怕了。也许你可以用‘会飞的水箱’把它扑灭。必须迅速行动!”

特朗普,这根本就是帮倒忙!

巴黎圣母院的大火,为什么空中喷水不能扑灭?

生活在巴黎的作家张嘉玮在第一时间写了关于火灾的内容,有——的细节。

2019年4月15日,巴黎时间黄昏,巴黎圣母院起火。

可能你看到新闻的时候很震惊。嗯,我也有点震惊,句子组织不太好。

原谅我提问。

大家都很容易理解。

新闻截止北京时间2019年4月16日6点,巴黎时间2019年4月16日0点。

问:巴黎圣母院很古老吗?

甲:它很旧了。始于163年,南宋辛弃疾初为官;它完成于345年,当时朱元璋刚出家。

据我一个住在戴茜岛的朋友说,教堂顶上有成千上万根圆木,其中一半可以追溯到1147年:非常古老。

问:巴黎圣母院一直都是这样的吗?

a:不是。巴黎圣母院在18世纪后期遭到破坏。后来,在19世纪,伟大的老师拉杜奇负责教堂的整体翻新。

对了,雨果在1831年出版了名著《巴黎圣母院》,故事背景是1482年。

问:巴黎圣母院是什么样的?

答:正面是这样的,著名的双钟楼立面。卡西莫多在钟楼里。

背面是这样的:可以看到张开的飞翔的翅膀。

在侧面,可以看到93米高的塔尖。

你可以把巴黎圣母院想象成一个大的空心盒子,正面双层,高高的,空空的,透明的骨架,翅膀附在周围。哥特式建筑的特点之一是它的高度。巴黎圣母院高高的塔尖有93米长。而且还因为高大,所以双方都要用飞翔的翅膀来帮助。

巴黎圣母院在塞纳河的左手边,空间狭小;右边也很窄。我知道我去过的一切。

请原谅,但是只有把这些事情搞清楚了,才能把火搞清楚。

问:火是什么?

a:巴黎圣母院最近正在翻修。中间的尖顶塔预算600万欧元,要修到2022年。

4月11日,1860年刚立起来就再也没动过的十六铜像3354、十二使徒像和四福音书像3354被拆除,教堂后面搭起脚手架进行修复。

4月15日晚,火起了:据说可能是修复工程的脚手架着火了,所以开始在楼顶燃烧。十六尊铜像化险为夷是不幸的,但也是幸运的。

具体起火原因,截至巴黎时间4月15日23时30分,仍无官方消息。

问:现在怎么样了?

答:截至巴黎时间2019年4月15日23: 30,你从侧面能看到的93米塔尖塔楼倒塌。

用我那位住在戴茜岛的朋友的话说,几千个百年的木屋顶烧毁了,倒在了下一层的石头顶上;圣母院就像一个巨大的烤箱,上面有一层木炭。

里面的宝藏,如荆棘冠和圣路易的长袍,都被抢救了出来。

火势一度蔓延到北塔,但到了23点,内政部长说火势小了一点。战线保住了。教堂的结构骨架保持完整。也就是天花板被烧了三分之二。大概不值一提。没有关于框架、窗户、拱顶等的消息.

如果我自己打个比方:

一辆大型集装箱卡车,被烧到了地上,依然留下了车头和残破的车身,尽管车顶基本没了,集装箱内部又被烧了一遍。

问:为什么不用空中喷水灭火?那样灭火不是更有效率吗?

答:特朗普在推特上也是这么建议的。但他显然不知道怎么做。103010援引现场人士的话说:

水喷在空中,6吨水砸下来,威力就像炮弹。不仅会伤害群众,还会直接破坏建筑。因为如上所述,哥特式风格是很轻的,是整个骨架所强调的。一旦建筑物的受力结构被破坏,这是非常危险的。

下午去了索镇公园,回小巴黎,知道火灾发生时,圣母院附近交通堵塞,去不了。

现场无人员伤亡:巴黎圣母院18: 00关门,19: 00附近报的火,当时没人。

我的邻居朋友说,交通被控制了,邻居看着火焰燃烧,轻声歌唱,为它祈祷。

/p>

以法国的技术水平和文物复原能力,要重建圣母院,理论上是有能力的——这得问建筑方面的前辈了。毕竟19世纪那一趟其实算是半重建。

但具体实施挺难。之前巴黎圣母院要整修时,经费就有点难筹,需要1.5亿欧元。马克龙说要重建,但花费势必海了去了,这是个极其浩大的工程。以法国人的做法,十年二十年,都有可能。

总之,我们应该很长很长时间,看不到圣母院了。

巴黎圣母院很美。旁边是塞纳河,河对面就是莎士比亚书店,可以步行到圣日耳曼大道。

至于它之为法国乃至欧洲的代表性建筑,众所周知。

所以这一夜对巴黎人而言,大概是近古罕见的震惊吧。

题外话:《巴黎圣母院》,我私人推荐管震湖先生的译本。

圣母院也不止是一味古建筑而已。去年秋天,还有过灯光秀,如下:

当时里面是这样的——如今这一切,也当然不是原来的样子了。

现在想想,每次跑步经过时,都只是草草看两眼,“反正下次还有得看”。那次也是溜溜达达过去了。

如果当时知道半年之后,圣母院会烧掉大半,我想我大概会,看得更认真一点吧。

圣母院的火难救,跟它的年纪、结构与材质都有关。已经有许多人念叨当年《Before Sunset》里那句“你相信巴黎圣母院有一天会消失吗”?那,命运就是这样的。

雨果笔下的巴黎圣母院,与他那个时代的巴黎圣母院,以及我们如今所见的圣母院,也不是一个样了。世界上本来也没什么永垂不朽,只是我们都以为会,所以真看到时,瞠目结舌。

我们白居易,已经说得很好了:

大都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

我知道有人会说,卡西莫多没有家了——如上所述,他设定住在钟楼里。现在正面和钟楼似乎还好。

所以,卡西莫多还是有家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