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养生港

名老中医临证经验撷英,抓住主症用验方,疗效显著

作者/1杨晓峰2舒鸿飞1河南省洛阳市中州人民医院2湖北省英山县人民医院

湖北省英山县人民医院舒鸿飞主任医师是湖北省知名中医,有丰富的临床经验和深厚的理论造诣。在近50年的临床实践中,对200余首验方进行了验证,并整理成专著《杏林40年临证手记》,现将其运用验方经验作一总结。

1 抓住主症用验方

案1:范某,男,40岁,2011年8月3日初诊:诉近来口腔溃疡发作,进热食或咸菜等则痛,就诊于当地多家医院用清胃散和六味地黄汤等方药与西药维生素B2、罗红霉素、华素片等治疗无效。诊见舌右侧有约0.5×0.4 cm直径溃疡,上覆盖黄色假膜,边缘色红,其他部位有散在小红点,舌红苔薄黄、脉细数,辨证属阴虚火旺。遂仿李思俊经验用引火归原法原方:生地25 g,山药12 g,山茱萸12 g,玄参12 g,泽泄10 g,茯苓10 g,丹皮10 g,牛膝10 g,细辛3 g,肉桂3 g,7剂水煎服。药尽而愈,随访迄今未发。

按:本例口疮经常发作,服苦寒药和滋补肾阴药六味地黄丸皆无效,可见肾阴亏虚、虚火上炎为其本质,因而抓住口疮这一主症,也就抓住阴虚火旺的本质。用六味地黄丸原方需加肉桂、细辛等引火归原,加牛膝引虚火下行,加玄参以其善于引浮游之火下归肾宅。

案2:舒某,男,65岁,1990年7月5日初诊:患者于6 d前突然腹满胀痛,恶心呕吐,不能进食,大便不通,6 d以来夜不能眠。因在当地卫生院住院治疗无效,抬至本院经X透视诊断为肠梗阻,拟手术治疗。因经济困难,求舒鸿飞中药治疗。诊时呈急性重病容,精神萎靡,舌红无苔,脉弦,诊断为燥屎内结、腑气不通。因高龄不宜峻下,借舒肝开肺方加味:柴胡10 g,郁金10 g,桃仁10 g,土鳖虫10 g,桔梗10 g,紫菀10 g,川楝子12 g,赤芍30 g,丹参30 g,莱菔子30 g,生牡蛎(另包先煎30 min)30 g,当归15 g。当日下午服1剂,6时左右大便得通,腹满胀痛随之大减,呕吐亦止,当晚安睡3 h。次日仍用前方加栝楼仁10 g,嘱上下午各服1剂。下午6时复诊,诉药后大便数次,所泻为黑色稀水,现腹部仅隐约疼痛,中午已能进食稀饭,仍用前方1剂。7日上午药尽后排下羊粪样大便数十枚,腹痛随之消失。

按:本例虽为燥屎内结、腑气不通,但患者高龄不宜峻下。舒肝开肺方本为治疗肝性腹胀,因腹胀不论何种原因总由气滞而致,气滞得除腹胀自消,故可据其腹胀主症借用舒肝开肺方治疗,竟能避免手术,疗效满意。

2 结合辨证用验方

案3:黄某,男,45岁,2001年10月12日初诊:患者呃逆已3d,诊时呃逆发作每次1~3min,声音响亮有力。每因呃逆而失眠,伴胃脘疼痛、倦怠纳呆、胸闷、便秘,视其舌红、脉细数,证属肝胃气滞、气机上逆,治当疏肝和胃降逆。方用肝胃百合汤加味:百合15 g,乌药10g,柴胡10g,黄芩10g,郁金10 g,丹参10g,川楝子10g,甘草6g,白芍50g,威灵仙30g,5剂水煎服。10月22日复诊,诉服药仅2剂呃逆即减,药尽呃逆得止

按:本例以呃逆为主证,伴胃脘隐痛,乃肝胃气滞、胃气不降所致,肝胃百合汤疏肝和胃与其病机相吻合故可用之。但此例呃逆除肝胃气滞外,兼有胃气上逆,故与胃脘痛的治疗同中有异。呃逆从现代医学可辨病为膈肌痉挛故加大剂量芍药、威灵仙以解痉缓急止痛,获得满意疗效。

案4:张某,女,62岁,2018年6月27日初诊:诉两足跟刺痛1年,以左侧为甚,痛向上放射至膝,以下午为甚。晨起第一步疼痛尤剧,活动后减轻,伴焦虑叹气、目蒙目痛目干、腰痛。视其局部暗红,舌红无苔,中有裂纹。按其局部不温,脉弦细,尺部不及。治用白芍木瓜汤加味:白芍30g,木瓜12g,甘草12 g,鸡血藤15g,威灵仙15g,牛膝10g,玄胡30g,红花10g,柴胡10g,当归10g7剂水煎服,嘱二诊时拍片以明确诊断。7月5日二诊:诉疼痛无减轻,但视其局部暗红色已明显消褪。跟骨侧位片示双侧跟骨下缘见“尖刺”样骨质增生。遂用原方合毛以林峻补肾精法,即上方加熟地黄24g,山药12g,山茱萸12 g,茯苓10g,枸杞15g,7剂水煎服。7月16日,患者丈夫代诉疼痛已减轻30%,能勉强下地行走,守方7剂。7月24日在电话中喜告疼痛消失,嘱其守方再进7剂以巩固疗效。

按:白芍木瓜汤是治疗骨质增生的专方,全方补肝肾、柔筋脉、活血化瘀、缓急止痛,加牛膝者引药下行;局部暗红且呈刺痛以下午为甚,为瘀血之征,故加红花活血化瘀;加柴胡、当归者,合方中白芍,有逍遥散意,疏肝解郁;加玄胡者活血止痛。但初诊其效不显,二诊时考虑到本病病位固定于足跟;宗毛以林经验“对于病位固定的病证……辨证方法就是经络辨证”,当以肾经病变为主,加之患者已60余岁,且伴有腰痛和目蒙目痛目干等症

状,辨证属肝肾阴虚证。肝开窍于目,肾水不足可致肝目失养,一则出现目蒙目痛目干等症状,二则肝失疏泄故可出现焦虑叹气等症状此乃肾精亏虚,足跟失养为病。二诊加用左归丸后大效,足证毛以林对足跟痛治宜峻补肾精法之说确属经验之谈。

3 合用验方(或有关药物)增疗效

案5:舒某,男,65岁,2010年9月15日初诊:患者素有牙痛,近10余天牙齿隐痛,夜间更甚,进食时如咬硬物则痛剧,遇辣、热、咸、酸之物或冷风吹牙即痛。经口腔科检查牙龈无红肿,牙齿松动,然服消炎止痛药无效。诊其舌质红而苔薄黄,脉细数。遂处朱久之介绍的民间验方石辛汤:生石膏(另包先煎)50 g,细辛3 g,玄参、升麻、生甘草各10 g,5剂水煎服。20日复诊疼痛大为减轻,然牙齿仍松动。守方加地骨汤:熟地黄、骨碎补各30 g,5剂水煎服。25日三诊诉药尽而疼痛得止,松动感亦有好转,守方5剂。经随访不仅牙痛已愈,且多年口疮亦愈合。

按:本例牙痛牙龈不红肿,伴牙齿松动,前医处以清泄胃热而无效,可见胃热是标,肾虚是本。肾主骨,齿为骨之余,肾阴不足则虚火上炎而牙痛遂生。口疮多为实热,然亦有虚热而致者。盖牙痛日久,反复发作,则转属少阴,肾水不足不能上济于心,蒸灼于口,久则黏膜受损而溃烂成疮。朱久之所介绍的民间验方治疗牙痛,经验证确有疗效,然用于本例仅能减轻疼痛,而牙齿仍然松动就说明本例并非尽为胃热。故又用治疗肾虚牙痛的验方,以熟地黄滋养肾阴为主,骨碎补助阳补肾,阴阳兼顾,相得益彰,方能治虚火而止牙痛。两验方合用,制约了验方各自运用的局限性,既治标以清胃热,又治本以养肾阴,牙痛得止,牙齿松动得固,口疮亦获愈。

案6:王某,女,58岁,2014年11月3日初诊:患者因急性支气管炎、冠心病、快速性心房纤颤住院,7 d后好转出院。诊时诉心慌、胸闭,少气乏力,动则汗出,睡眠欠佳,纳差,叹息,舌胖质稍红,无苔,脉细结代。心电图示快速性心房纤颤、偶发室性早搏,心率50次/min律不齐,诊断冠心病,胸正位片示心影中度增大、支气管炎。方拟转律汤:红参6 g,丹参30 g,苦参30 g,酸枣仁30 g,琥珀(研、冲)15 g,车前子20 g,加郁金10 g,栝楼壳10 g,7剂水煎服。11月13日复诊,心慌、胸闭稍好转,但全身乏力尤甚,嘱用仙鹤草100 g,加一只猪脚浓炖服。11月25日诉心慌、胸闭、乏力诸症大减,宗前方加味,7剂。12月8日复查心电图示心房扑动,心率120次/min。守方7剂,复查心电图示心率90次/min,自觉心慌、胸闭消失,能料理家务。

按:据崔氏报道,中药转律汤合并小剂量奎尼丁能治疗心房颤动,因奎尼丁有毒,单用转律汤加辨证用药7剂仅稍效。盖心房颤动是因冠心病引起,本例全身乏力尤甚是气虚的表现。故辨本例冠心病以气虚为主,气为血帅,气虚则运血无力易致血瘀。转律汤的主要作用为益气活血,仙鹤草的主要作用亦在益气活血,两者的主要功效一致。合用仙鹤草后加强转律汤的益气活血作用,提高了临床疗效。

4 总结与讨论

运用验方的要点有三,一是抓主症用验方。因主症是疾病本质的反映,抓住主症就抓住了疾病的本质,体现了辨证论治的基本原则;二是合用验方或初用验方无效,应结合辨证(或辨西医之病或辨经络),辨明所治疾病的病机与验方的功效相吻合,才能收到较满意的疗效;三是验方毕竟有一定的适用范围。疾病千变万化,单用某一验方往往不能适应病情的需要。此时在辨证的前提下,合用与原验方具有互补或相须作用,或合用可达标本兼治目的的验方(或药),可多层次兼顾病机,克服原验方的局限性,提高常见病证尤其是疑难病证或急症的疗效,缩短疗程。总之,舒鸿飞运用验方的经验关键在于方证相合,在验方原本适应证的基础上加以辨证,方能达到最佳疗效。

治骨以来昨日回顾:

保守治疗腰间盘突出最便宜的方法–麦肯基疗法(图示)

五十味中药治疗腰椎间盘突出的方子

脖子僵硬,脖子酸痛,1套颈椎操,舒筋活血,远离颈椎病!

吕氏家传专治各类风湿病包括风湿性关节炎、腰腿疼痛、腰椎间盘突出的“风湿断根散”特效秘方

腰突晚上疼痛无法入睡,为什么腰椎间盘突出症晚上比白天严重?

杨恩梅家传杨氏五虎丹治疗腰椎间盘突出的秘方

腰椎间盘突出和骨质增生用自制的活血膏可以治好

临床1年治好1500多例腰椎间盘突出症患者的中药秘方“桃仁芝麻丸”

来源:知乎@知骨以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