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疫情经历

By 笑语流年

菜盒子(18)

材料面粉开水

将面粉放入盆中,浇入滚水,边浇边用筷子搅拌,待成散乱的面团和少许干粉同时存在状态停止加水,等温度降至可以下手时揉成面团。

莲花白半个菠菜80克老豆腐150克香菇60克五花肉150克胡萝卜80克干木耳15克粉条80克生姜15克

做法

1五花肉洗净剁成蓉;豆腐切小丁;莲花白洗净切小丁;粉条泡软,切小段;菠菜洗净切小丁;木耳泡发,去根蒂,切小丁;香菇洗净切小丁;胡萝卜去皮,切小丁;蒜苗洗净切碎;生姜去皮切碎备用。

我的疫情经历

昨天,在公司大群里,看到公司办公室,发的“邢台出现疫情,源头不明,所有来自邢台的货物,都必须及时向办公室报备”通知,不禁在心中悲鸣,这该死的疫情,赶紧结束吧

这共享车刚恢复几天啊,可千万不要再出什么幺蛾子啦

回想此次唐山疫情,我是做梦也不会想到,我居然和确诊擦肩而过;也不会想到,毕业这么长时间了,居然还要过一把集体生活;也不会想到,我居然能一天走四万步!

一切,都要从3月16号开始

3月16号,那天晚饭后,我就觉得肚子不舒服,到了17号凌晨的时候,我吐了个稀里哗啦,早上起来后没精神也没啥胃口,请了假后,想想还是去了趟诊所。既然到了诊所,就量了下体温,腋下低烧37.4,结合晚上的呕吐,个人估计是急性肠胃炎。虽然本人没有去过什么中高风险地区,但是,接受了诊所的建议,保险起见还是去了一趟发热门诊

到了发热门诊,又测了体温,这回是腋下37度,医生说,如果发热挂号的话就要留院观察24小时。登记状况表上,各种需要勾选的症状中,第一项就是体温超过37.3度,可能低于37.3度就可以认为没事吧。可既然人都来了,那就留观一下吧,于是,我就跟公司报备了一下,留观了。说实话,住宿条件还是不错的,一个人住双人间,就是吧,我也没提前做啥准备,只带着证件、医保卡、钥匙、手机和一包纸巾,洗漱只能勉强洗把脸。医院食堂不能去,吃饭需要点外卖,外卖放在楼门口,然后自己下楼去取。除此之外,就只能拿着手机在床上躺尸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医院的床太软,躺的我腰酸

到了18号,所有检测结果都没有问题,我就回窝了,本来,我以为一切就都结束了,这只是疫情三年来,我的个人插曲。但是,19号,开始,一切,变了

19号开始,唐山因为出现疫情,开始封城封小区。而其中有的确诊病例,居然是在我留观的医院确诊的!也就是说,18号,我刚从医院结束留观,19号就医院就因为有确诊病例,封了留观的楼!当然了,这是我后来知道的,19号的时候,我还不知道这些

本来,我所在的公司,是给周边医院,疾控机构提供,包括新冠检测试剂、病毒采样管、口罩、防护服等防疫物资的,当然了,不是自产,是从厂家进货,再提供给其他单位。如果拿着公司微信群里,公司开的证明照片,可以去社区办证明,出小区去公司的。不过,自从16号晚上吐了一地后,一直没精神没胃口,就报备了之后,没去公司,所以,我是从20号开始去公司参加工作的

考虑到19号直到晚上九点还有同事在卸货,当天有大概十个同事留宿了公司,用办公室(有中央空调)的椅子、沙发等凑合了一宿。所以,20号早上,我用窝里仅有的肉和白菜心下了面条,带着几年前贪便宜网购的,从来没用过的睡袋,自己的牙刷牙缸和牙膏,抱着当晚留宿公司的觉悟,出了门

当天大马路上,车少得可怜,简直是闭着眼睛闯红灯都不用担心出事。公司的情况也比我预想的要好,没有出现混乱,各项工作有条不紊,可能是因为前一天的同事们已经硬刚了最紧急的一波,今天大家到的比昨天齐,虽然也没闲着,但是并不忙乱。

.中午的时候,同事用公司前几天刚弄好的厨房给大家炒的菜,味还不错。虽然当天是周日,但是到了正常下班点,除了少数同事,包括我在内,大多数人都正常的回家了。回了窝,虽然小区菜市场里啥也没有了,但是周围还是能买到菜的,我用11块钱,买了大半捆小白菜和三根香蕉,这给了我错觉,疫情也不过如此嘛。我不是照样进出上下班,菜是贵了一点,但也可以接受嘛

但是,21号就不是了。首先,当天中午,没有同事去做午饭,我就点了份外卖,饭钱19.8,打包费2块,配送费18!直接顶上饭钱了!紧接着,当天我又忙到了晚上九点多,哈啰还停止了运行!如果说外卖贵了,可以自己带饭,下班晚就晚点回,这哈啰停止运行,可就麻烦了。因为从我住的地方到公司,如果坐公交,不仅绕远,还需要中途倒车,一趟就需要一个小时,而骑哈啰电动车,从下楼到公司只需要半小时,所以,我一直是骑哈啰上下班的。于是,当天晚上我搭同事车回去后,就决定从22号开始留宿公司。但是,我还是低估了疫情啊!本来,我以为,忙到晚上九点也就差不多了,哪天事少,还可以搭同事车回去换下衣服洗个澡啥的。所以,只带了被、枕头和换洗的内裤袜子

而受制于封控和各个小区情况不同,自从疫情开始,大家分成了,留宿公司,往返上班和封控在家三种

封控在家的,如果能够远程办公,就远程办公,微信电话联系。往返上班的,是我最羡慕的,能回家洗澡,晚上也不用太晚,毕竟人家跑家呢。而留宿公司的,公司也尽可能改善条件,例如,买来了折叠床

本来,作为库房人员,我每天正常的步数,也就在两万左右,年后属于淡季,步数也就到一万。但是,从22号开始,随着疫情的进一步恶化,我们的工作量大幅增加,同时,封控措施越来越严格,不少同事,之前跑家,后来就直接被封在家里,出不来,进一步增加了我们的工作量。于是,我就开始了晚上十一点,甚至是十二点多下班,每天步数三万大几千的日子!有一次,下午四点,一个同事问我,“怎么样,你都走一万五了吧”,我看了眼手机“我都走两万两千五了”。到月底的时候,因为长时间高强度的行走,我的脚都充血开始肿了,不过呢,咱毕竟是个小机灵鬼,我很快就发现我住的屋里,有一个三个座位的长椅,因为两侧有扶手,腿伸不开,所以,没人睡。于是,我就搬到长椅上,把脚搭在扶手上,借此把脚抬高,回回血,第一天感觉还不错,第二天,我的腿呀。不过,经此一来,我的脚不肿了

因为每天忙完后实在是太晚了,不止一次,我连脚都没洗,就躺下了,遑论洗澡了。因为没有作常住的打算,没有带换洗的秋衣秋裤,我只好找身条跟我差不多,还能回家的同事,借了一身

当然了,也不光我一个人累,其他部门的同事也不轻松。刚开始的那几天,还有同事晚上忙完了,凑一起吹牛聊天,甚至是打牌喝酒,后来,就没人聚了,都是忙完了一躺。刚开始,早上大家还能六点半起,七点吃饭,后来,七点十五吃饭,还有人起不来呢

到了四月份,随着形势的控制,我们的工作量有所减轻,6号那天,居然可以正点下班!到了9号那天,我尝试着,搭同事的车回了窝,在小区门口,沟通了半小时,才让我登记进了小区,保安还说呢“看你这裤子,我看你不想医疗公司的,像工地的”当时,我那个无语啊,我这一条裤子穿了二十多天,天天搬东西,怎么可能干净呢

到了四月11号,唐山开始第一次逐步解封,公交和共享都没有恢复,我不得不开始搭车上下班。外卖也不知道能不能送,也就只能自己带饭了,晚上做饭的时候,多做出来一些,第二天用饭盒拿到公司去,中午再加热,嗯,也可以说,我每天中午吃的是前一天晚上的剩饭。本来呢,过了一个星期,我觉得事情也就可以了,马上,公共交通也该恢复了,我也就不用再搭同事车了,可谁想,19号又开始了

19号是星期二,本来应该是正常上班,我都约好了搭车的同事,结果,大概五点半的时候,我就被电话吵醒,部门领导告诉我,又要封城了,让我赶紧来公司。我赶忙爬起来给社区打电话,确认了六点封小区的消息后,连忙爬起来,拿好需要换洗的衣服,顺便把窝里仅有的食物不管是鸡蛋还是青菜,全拿了出来,如果再封个二十天,留在窝里肯定坏掉,还不如拿到公司,充实一下公司厨房呢

然后,当天我从6点多一点到公司,到晚上九点忙完,一看手机,我居然走了四万步!说真的,我都不知道怎么走的,没感觉啊,估计可能是之前天天三万八九走惯了吧

所幸,这次市区里面没有疫情,所以市区只封控了三天,在进行了筛查后,就解封了。但是,因为物流原因,21号我还是忙到了零点以后,然后,第二天早上,不到六点就被叫起来去卸货。弄得我22号白天,那叫一个困啊

当然了,受制于疫情,物流不是第一次给我们添堵了,第一次疫情的时候,就因为外地车不让下高速,我们不得不开车到高速服务区,去接货,然后再回公司卸货

也正是因为物流紧张,加上有的司机同事被封在家里,有两个司机同事,两天只睡了两个小时,那眼睛,都看不到了,可即便这样,他们依然安全的完成了送货任务

说真的,我现在其实很理解,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对现在的“动态清零”那么有意见了,因为是真影响生活啊

别的不说,封在家里,没有收入,还要背负房贷,承受上涨的物价,好不容易接龙拼个团,还要开盲盒。我的一个同事,第一次封城的时候,被封在了家里,回来后,跟我们说,他瘦了七斤,第二次封城的时候,二话没说,就来公司留宿了

即便是解封了,受到影响的,也不止是公共交通。菜市场的菜盒子,之前两块钱一块,现在涨到了两块五;小区内的便利店虽然开了,但是货架却有很多空位;小区外的蛋糕坊扩展了葱花饼的业务,就连菜鸟驿站,都摆上了饮料和面包

原因呢,很明显,物流和开工。物流不畅,和无法开工,让市场上的供给减少,物价自然上涨。但是,无法开工又让很多人没有收入,又削弱了消费能力,不得不消费降级

相比之下,两次封城期间,一直在公司留宿加班的我,算是幸运儿了,封城期间公司提供伙食,加上加班费,我不仅挣钱了,还没花钱。可即便如此,我也更希望疫情消失,生活回归正轨,至于说钱,是,封城期间,我一个月挣了两个月的工资,可那又如何呢?多出来的工资是能让我全款买房,还是财务自由啊,都不能。那又何苦,天天忙十五个小时,每天三万大几千的步数呢

留宿公司的时候,我不是没后悔过,为什么自己不借口社区不让出,干脆窝在窝里,毕竟,我在的小区虽然没有阳性,但是一向管得严啊。但是啊,我都主动留宿公司了,再说回去,我张不开这个嘴,躲一边不干活,我干不出这个事,既然如此,那就接着干活呗

期间,公司老总,私下里跟我说加班工资怎么算的事,我说“你就看着弄吧,反正事情都这样了”

先不说我的提议,老总会不会听。单说,我这个人,说不喜欢钱,是假的,但是说掉钱眼里,那更是假的。我工作挣钱是手段,目的是生活,而不是反过来,如果不是因为疫情,单单拿加班费,让我一天加六七个小时班,我才不来呢

所以说,这好不容易共享运营了,我不用搭车了,可千万别再来什么幺蛾子了,这疫情,赶紧过去吧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