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了,前夫想拿走岳丈的赠房!法院:“赠与书”不可撤销

近日,知乎曝出在网页端和App的用户截图中嵌入盲水印,盲水印中疑似含有用户UID等信息,引发争议。
9月9日,针对此事,多位专业人士向南都、N视频记者解读道,用户UID属于个人信息,披露或展示此类含用户个人信息的盲水印图片,有个人信息泄露风险。对于知乎这类网络社区类程序,促进知识社区内话题讨论、信息分享和关注互动,是其发展的核心业务需求。而平台在没有告知并取得同意的情况下,对用户设置含UID信息的盲水印,并非为公共利益等事项之所必需。平台设置盲水印时应充分履行告知义务等,用户若发现个人信息有泄露可能时,可向App运营方、行政管理部门等投诉举报。
知乎盲水印被指泄露用户个人信息,回应称已下线

离婚了,前夫想拿走岳丈的赠房!法院:“赠与书”不可撤销

夫妻双方发生争执,岳父为维系夫妻俩感情,亲笔写下“赠与书”,将自己享有份额的房产赠与女婿和外孙女,并承诺该赠与不能撤销。然而,这段感情仍未维系多久,夫妻俩便离了婚。离婚后,前夫竟将岳父诉至法院,要求确认赠房所有权……日前,上海市青浦区人民法院审理了这起纠纷案。

索要房子的前夫

1995年,陈军与赵英结婚了,婚后育有一女陈晓晓,日子平淡而幸福。

然而好景不长,后来夫妻双方因家庭琐事发生争执,赵英的父亲赵老伯为了维系夫妻俩的感情,亲笔写下“赠与书”,将自己享有份额的幸福花园小区的一栋房屋赠与女婿陈军与外孙女陈晓晓,并承诺该赠与不能撤销。

陈晓晓在上面签字确认“同意陈军名字加上”。因“赠与书”中提到的房屋登记在赵老伯和陈晓晓名下,在2019年,陈军与赵英协议离婚的时候,两人并未对该房屋的处分进行协商。

2020年年末,陈军将赵英、陈晓晓及赵老伯起诉到法院,要求确认自己对于该房屋享有50%的所有权。

写下赠与的父亲

开庭时,80岁高龄的赵老伯并未到庭,赵英作为案件的被告并作为父亲的代理人出庭应诉。

在庭上,面对曾经的丈夫,赵英显得有些激动。赵英认为,虽然陈军户口登记在宅基地房屋内,但并非宅基地房屋建造申请人,故不享有动迁利益。“赠与书”虽然是赵老伯本人所写,但目的是为了让女儿的婚姻更牢固,不让女儿女婿离婚。现在,陈军和赵英还是离婚了,所以赵老伯提出撤销赠与。

赵老伯写下“赠与书”的初衷是希望女儿女婿能重归于好,自己百年之后女儿能有依靠。谁知,这份承诺非但没有挽回女儿的婚姻,反而还让自己成了案件的被告。

对簿公堂的“一家人”

庭审中,赵英十分气愤,认为陈军根本没有权利来和自己争这套房子。而他们的女儿陈晓晓表现得出奇的冷静,可能是看惯了父母吵架的场面,也有可能是对父亲的心灰意冷。

陈晓晓指出,房屋在自己与外祖父赵老伯名下,各占50%,即使赠与有效,那么也只是赵老伯把自己的50%赠与给陈晓晓和陈军两人,故即便法院认定陈军有所有权,那么也只是25%,而不是50%的所有权。

不同于母亲受到情绪的影响,陈晓晓的清醒让陈军大吃一惊,对于自己50%份额的主张也无法自圆其说。当昔日的一家三口,以对立的方式分坐于法庭两侧,往日情份已消耗殆尽。

无法撤销的赠与

经过法庭调查,陈军作为被拆迁房屋户内成员,其对于被动迁的宅基地房屋享有安置利益,结合“赠与书”签订时间和内容、离婚时间和离婚协议来看,该赠与书虽然名为赠与,但实际上是赵老伯、陈军以及陈晓晓一致确认由赵老伯将其享有的房屋产权份额转让给陈军及陈晓晓,作为其应当享有的拆迁利益的对价。

即便该“赠与书”属于赵老伯对陈军的赠与,但我国相关法律规定:经过公证的赠与合同或者依法不得撤销的具有救灾、扶贫、助残等公益、道德义务性质的赠与合同,不享有任意撤销权。

法院认为,本案中,赵老伯的这份“赠与书”是属于不可撤销的,最后判决确认陈军对于幸福花园房屋享有25%的所有权。

转自:上海法治报

来源: 石家庄普法

在我们仍旧是业主的情况下,要想单方面地解除贷款合同,怕不是一件那么容易的事情,因为银行的本质是一大盈利机构,不管是强硬还是友好协商的方式,金融机构也不会同意我们的这一请求。此时我们不妨换一个思路,即更换房子的业主,在不想卖房、个人名下还有其它房产的情况下,我们可以用起其余房产抵押贷款;用抵押的这部分资金提前偿还房贷;然后将房子过户给自己信赖的亲朋好友,一般是过户给父母亲,因为他们基本不存在还要买其它住宅的情况,也就牵扯不到后续可能会被限购、剥脱买房特权等事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