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黄帝内经》素问六节藏象论篇第九 4——节气过与不及的影响

读《黄帝内经》素问六节藏象论篇第九 4——节气过与不及的影响

(原文)

帝曰:何谓所胜?岐伯曰:春胜长夏,长夏胜冬,冬胜夏,夏胜秋,秋胜春,所谓得五行时之胜,各以其气命其脏。帝曰:何以知其胜?岐伯曰:求其至也,皆归始春,未至而至,此谓太过,则薄所不胜,而乘所胜也,命曰气淫。至而不至,此谓不及,则所胜妄行,而所生受病,所不胜薄之也,命曰气迫。所谓求其至者,气至之时也。谨候其时,气可与期。失时反候,五治不分,邪僻内生,工不能禁也。

帝曰:有不袭乎?岐伯曰:苍天之气,不得无常也。气之不袭,是谓非常,非常则变矣。


(解读)

帝曰:何谓所胜?岐伯曰:春胜长夏,长夏胜冬,冬胜夏,夏胜秋,秋胜春,所谓得五行时之胜,各以其气命其脏。黄帝说:什么叫作所胜?岐伯说:春胜长夏,长夏胜冬,冬胜夏,夏胜秋,秋胜春,这就是四季根据五行规律而互相克胜的情况,而时令又根据五行之气的属性来分别影响人体各脏。

帝曰:何以知其胜?黄帝说:怎样知道它们之间的相胜情况呢?

岐伯曰:求其至也,皆归始春,未至而至,此谓太过,则薄所不胜,而乘所胜也,命曰气淫。岐伯说:首先要推断气候到来的时间,这都是从立春开始算起的,如果节气未到而气候先期来过,称为太过,太过就会侵犯其所不胜之气,欺凌其所胜之气,这种情况叫作气淫气淫,指时令未到而气先至,属太过之气而造成气候紊乱失常)。

至而不至,此谓不及,则所胜妄行,而所生受病,所不胜薄之也,命曰气迫。节气已到而气候未到,称为不及。不及其所胜之气因缺乏制约而妄行,其所生之气因缺乏资助而生病,其所不胜则会侵迫,这就叫作气迫气候失常,不能应时而至,成为致病因素

所谓求其至者,气至之时也。所谓气候到来的时候,就是要根据时令来推求气候到来的时间

谨候其时,气可与期。失时反候,五治不分,邪僻内生,工不能禁也。小心地等侯时令的变化,气候的到来可以预期。违反了时令与气候的关系,分不出五行之气当旺的时间,邪气内扰导致疾病的时候,那么再好的医生也不能控制了。

帝曰:有不袭乎?岐伯曰:苍天之气,不得无常也。气之不袭,是谓非常,非常则变矣。黄帝说:五行之气有不相承袭的情况吗?岐伯说:天的五行之气,在四时不能没有常规。如果五行之气不按规律袭袭而来,就是反常现象,反常就会使人发生病变

今天学习了节气过与不及的影响。在这里多说一下,百病四时的轻重症状,病时多在早晨轻缓,白昼安静,傍晚逐渐加重,夜里更加严重,这是什么呢?

黄帝内经》告诉我们,这是由四时气候的变化造成的春气主要是生发,夏气主要是盛长,秋气主要是收敛,冬气主要是潜藏。这是四时之气的正常情况,人体也是与它相应的。如果将一天分为四时的话,那么早晨就为春天,中午就为夏天,日落为秋天,夜半为冬天。早晨时人体的正气生发,邪气衰退,所以病情轻缓;中午时人体的正气盛长,正气能胜邪气,所以病人安静;日落时人体的正气开始收敛,邪气开始嚣张,所以病情就会加重;夜半时人体的正气潜藏入脏,只有邪气独盛于体内,所以病情就会变得更加严重。且继续学习,今天就学到这里了。

                待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