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黄帝内经》素问五脏别论篇第十一 1——奇恒之腑与传化之腑

读《黄帝内经》素问五脏别论篇第十一 1——奇恒之腑与传化之腑

(原文)

黄帝问曰:余闻方士,或以脑髓为脏,或以肠胃为脏,或以为腑,敢问更相反,皆自谓是,不知其道,愿闻其说。

岐伯对曰:脑、髓、骨、脉、胆、女子胞,此六者,地气之所生也,皆藏于阴而象于地,故藏而不泻,名曰奇恒之腑。夫胃、大肠、小肠、三焦、膀胱,此五者,天气之所生也,其气象天,故泻而不藏,此受五脏浊气,名曰传化之腑,此不能久留,输泻者也。魄门亦为六腑,使水谷不得久藏。所谓五脏者,藏精气而不泻也,故满而不能实。六腑者,传化物而不藏,故实而不能满也。水谷入口,则胃实而肠虚;食下,则肠实而胃虚,故曰实而不满。


(解读)

黄帝问曰:余闻方士,或以脑髓为脏,或以肠胃为脏,或以为腑,敢问更相反,皆自谓是,不知其道,愿闻其说。黄帝问:我从方士那儿所听到的对脏和腑的说法有的把脑髓叫作脏有的把肠和胃叫作脏,但又有把肠胃叫作腑的,他们的意见是相反的,却都说自己对我不知道到底谁说的正确,希望听你讲一讲。

岐伯对曰:脑、髓、骨、脉、胆、女子胞,此六者,地气之所生也,皆藏于阴而象于地,故藏而不泻,名曰奇恒之腑。岐伯回答说:脑、髓、骨、脉、胆和女子子宫,这六者,是感受地气而生的,都能藏精血,成像于地,所以能藏而不泄,这叫作“奇恒之腑”。

夫胃、大肠、小肠、三焦、膀胱,此五者,天气之所生也,其气象天,故泻而不藏,此受五脏浊气,名曰传化之腑,此不能久留,输泻者也。胃、大肠、小肠、三焦、膀胱,这五者,是感受天气而生的,成像于天,所以是泻而不藏,它们受纳五脏浊气,叫作“传化之腑”。是不能把它们的受纳物久藏,而须输送泻出的。

魄门亦为五脏使,使水谷不得久藏。所谓五脏者,藏精气而不泻也,故满而不能实。肛门亦为五脏行使排泄之职,令水谷不得长久留人体。所说的五脏,是藏精而不泻的,所以虽然常常充满,却不像肠胃那样,要由水谷充实它。

六腑者,传化物而不藏,故实而不能满也。至于六腑呢,它的作用,是要把食物消化、吸收、输泻出去,所以虽然常常是充足的,却不能像五脏那样地被充满。

水谷入口,则胃实而肠虚;食下,则肠实而胃虚,故曰实而不满。食物入口以后,胃里虽实,但肠子却是空的,等到食物下去,肠中就会充实,而胃里又空了,因此说六腑是实而不满的。

今天学习了奇恒之腑与传化之腑。且继续学习,今天就学到这里了。

                待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