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黄帝内经》素问移精变气论篇第十三 2——色和脉的道理

读《黄帝内经》素问移精变气论篇第十三 2——色和脉的道理

(原文)

帝曰:善。余欲临病人,观死生,决嫌疑,欲知其要,如日月光,可得闻乎?

岐伯曰:色脉者,上帝之所贵也,先师之所传也。上古使僦贷季理色脉而通神明,合之金木水火土、四时、八风、六合,不离其常,变化相移,以观其妙,以知其要。欲知其要,则色脉是矣。色以应日,脉以应月。常求其要,则其要也。夫色之变化,以应四时之脉,此上帝之所贵,以合于神明也。所以远死而近生。生道以长,命曰圣王。中古之治病,至而治之。汤液十日,以去八风五痹之病,十日不已,治以草苏草荄之枝,本末为助,标本已得,邪气乃服。暮世之治病也则不然,治不本四时,不知日月,不审逆从。病形已成,乃欲微针治其外,汤液治其内,粗工凶凶,以为可攻,故病未已,新病复起。


(解读)

帝曰:善。余欲临病人,观死生,决嫌疑,欲知其要,如日月光,可得闻乎?黄帝说:好,我希望临诊病人能够察其生死,决策疑惑,掌握要领,如同日月之光一样地心中明了,这种诊法可以讲给我听吗?

岐伯曰:色脉者,上帝之所贵也,先师之所传也。岐伯回答说:在诊法上,色和脉的诊察方法,是上帝所珍重、先师所传授的。

上古使僦贷季理色脉而通神明,合之金木水火土、四时、八风、六合,不离其常,变化相移,以观其妙,以知其要。上古名医僦贷季上古神农时人,歧伯祖师,医家之祖专门研究色和脉的道理,通达神明,能够联系到金木水火土五行以及四时、八风、六合,通过正常的规律异常的变化来进行综合分析,观察它的变化奥妙,并且知道其中的要领。

欲知其要,则色脉是矣。色以应日,脉以应月。常求其要,则其要也。我们如果想要能懂得这些要领,就只有研究色脉。气色如同太阳一样有阴晴,脉息类似于月亮有盈亏,从色脉中得其要领,才是诊病的关键。

夫色之变化,以应四时之脉,此上帝之所贵,以合于神明也。所以远死而近生。生道以长,命曰圣王。而气色的变化,与四时的脉象相呼应,这是上古帝王所十分珍重的,若能明白原理,心领神会,便可运用无穷。所以他能从这些观察中掌握情况,知道去回避死亡而达到生命的安全。要能够做到这样就可以长寿,而人们亦将称奉你为“圣王”了。

中古之治病,至而治之。汤液十日,以去八风五痹之病,十日不已,治以草苏草荄之枝,本末为助,标本已得,邪气乃服。中古时医生治病,多在疾病一发生就能及时治疗,先用汤液十天,以祛除“八风”、“五痹”的病邪。如果十天不愈,再用草药治疗。医生能掌握病情,处理得当,邪气就能被征服,疾病也就能痊愈。

暮世之治病也则不然,治不本四时,不知日月,不审逆从。至于后世的医生治病,就不是这样了,治病不能根据四季的变化,不知道阴阳色脉的关系,也不能够辨别病情的顺逆

病形已成,乃欲微针治其外,汤液治其内,粗工凶凶,以为可攻,故病未已,新病复起。等到疾病已经形成了,才想用针治其外,汤液医其内。医术浅薄、工作粗心的医生,认为可以用攻法,不知病已形成,非攻可愈,以致原来的疾病没有痊愈,又因为治疗的错误,产生了新的疾病。

今天学习了色和脉的道理。且继续学习,今天就学到这里了。

                待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