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录音、谈生死…医生和患者都最怕的5种情况,每天都在上演

看了offer3,最新的一期,这个节目还是非常有趣的。最初联系到我,希望我能参加。结果发现自己当实习生?我太老了。当导师?我资格又不够。所以很遗憾错过了这个节目。

节目能做得非常好,靠的不仅仅是节目组。我可以感受到浙江大学第二附属医院的深厚的医疗底蕴和开放的态度

他们的院长,也是我们神经外科的大佬级人物——张建民主任。其实我在2012年中华医学会神经外科年会上看到他们做的脑机接口,就被深深震撼了。而且有段时间我会看他们于UCLA附属的医院做联合示范,把一些特色的病历公布出来。其实这也是把他们科室的牌子打了出来。从我们业内来看,浙二在学术上是非常活跃的。


此前他们有病历汇报,手术操作,值班等等节目设计,将临床医生特别是年轻医生面临的挑战充分展示了出来。

值班真的有那么忙?

李不言在夜班里手机响个不停,一夜跑了20多次,只睡了一个小时,交班的PPT凌晨才交。第二天居然在主任面前睡着了!这些神操作让很多人觉得李不言非常亲切有趣。


但是在我们神经外科值班里确实会遇到这样的问题。不会因为你前一天是24小时值班,第二天就可以不参加手术。如果你事无巨细,大事小事都要跑一趟,那恐怕你第二天真的要在手术台上睡着了!这当然是对患者不负责。

但是如果夜间不去看患者,就害怕值班出了什么事。特别是在我们神经外科,很多患者都是会突然病情变化、危及生命的。如果发现和处理不及时,也会有很大风险。

能不能不这样值班?多招几个医生?其实这个问题,可以不用想。因为在国内各大医院都是这么个现状,在国外也是如此。所以值夜班的方式,就得靠自己的经验来判断和处理。出现任何问题,都得自己来承担。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医生这个“高危职业”,高危在哪里。

患者录像、拍照怎么办?

最近的一期,年轻医生们轮转到了急诊。其实急诊室是很锻炼人的。看他们在急诊室的表现,仿佛让我看到了年轻的自己。好在有严厉的老师,会让你飞快地成长。老师的严厉就会让你记住犯过的错误,下次不要再犯。

特别想要聊的就是他们标准化病人的谈话。在这里要科普一下,标准化病人(Standardized Patients,简称SP),就是经过训练可以表现出相关临床症状的患者或者家属。训练“演员病人”要有大量的资金和时间的投入,训练成本很高。不是每个医生都有经历接触标准化病人来练习的,大部分都是直接实战。


他们做一次急诊的谈话签字,和患者家属的谈话是非常有艺术性的。谈得好,患者和家属非常配合和信任你的工作,未来的治疗就事半功倍;谈得不好,患者只要出现了一点点疑虑或者是抵触情绪,稍微有那么一点点的不配合,后面的治疗就如履薄冰,往往效果不好。


说个简单的例子,有的患者在其他医院做过检查,自己心里有点数的话,就会故意隐瞒一些检查结果,看你能不能看得出来。如果你支支吾吾,犹犹豫豫,他就会想:这个医生真的懂吗?靠不靠谱?后面越说越怀疑。

如果你一眼就看出来,他会对你非常信任。特别是如果你发现了之前在医院没发现的问题。他会对你五体投地,后面你说什么他都相信。甚至检查其他专科的病的话,他居然不相信别的专科医生,跑来问你,让你去拍板。

特别是在急诊,在患者和家属情绪不稳定的情况下。需要从容淡定、自信和专业性,同时也需要适当的共情和安慰。患者绝望的时候,也要给他一些鼓励。患者对严重疾病不当回事的话,就得“吓吓他”!

在几句话里就可以获取患者的信任,这是储存在好医生血液里的技能!我见过许多手术失败的患者,他们依然非常感谢医生付出的努力,也见过患者的手术明明做得很成功,医生依然被投诉,自己还很委屈气愤。

患者录像拍照怎么办?

再举个例子,就像节目中汪苇杭遇到的。我们真的是遇到了太多患者拿出手机拍照、录音。

这个我们在临床上没有绝对说是让录还是不让录。如果你不让录音,患者会觉得你心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如果你让录音,有的时候担心别人会拿录音中的某一句话去断章取义,恶意剪辑。有一种说法是如果患者录音录像,医生也要同时录音录像,避免出现这类问题。


但是如果在谈话沟通的时候,医生和患者拿着手机互拍,这本身就是一种非常不和谐和不信任的环节,后面的治疗过程一定举步维艰。

有的医生是坚决不允许患者录像的,直接训斥“把手机给我关掉!”“不相信就别在我这里治”!

我其实也会委婉建议患者不要录像,只能非常委婉地说:“你在干什么?”

家属说“我在录像”。

我一般会说“哦。”

接下来只能快速调整好心态,因为我也没有权利阻止。

但是那种呵斥患者不要录像的医生,很多人在后续的话还是可以和患者成为好朋友的。因为他们在住院过程中有很多次的沟通。虽然第一印象很重要,但是怎么做,更加重要。到底怎么沟通才最好,我也在学习和努力。

家属不来怎么谈?

节目中高尚遇到了一个难题,陪同患者来的就是“牌友”。这个牌友跟患者完全不熟悉,也不想听医生交流。这时候高尚快速结束了交谈。虽然没有完成签字,但是我个人对这种做法也是认可的。


陌生人送来医院的时候,我们也经常遇到。从节目中带教医生角度来说,即便无法签字,也要跟他谈话交流,见证整个医疗过程。

现实中,我们遇到很多工友、酒友、朋友之类,其实都是很难签字的,我们通常的做法是打电话或者视频,让家属授权朋友来代为签字。因为换做普通的朋友或者陌生人,真的很难签这个字。毕竟不是“见证书”,而是“同意书”。在这个社会环境中,因为一些众所周知的原因,很多陌生人还是有所避讳的。

甚至很多陌生人送完患者来医院,自己就有事要离开。就算不是“陌生人”,值班经理问的问题:患者“脑出血”这个和我们工作有没有关系,如果没关系,我们是不想负责的。

其实我们急诊科有很多应急流程和绿色通道。只需要领导同意,即使没钱、不签字也会优先做手术。这相当于用医生和医院的信誉背书。但是话说回来,医院每年也有很多这样的烂账。如果患者抢救回来还好说。如果手术做了,但是患者生命没有抢救回来(这种情况很常见)。后来家属来了,医院告诉他们亲人死了,之前没通知你们就做手术了,现在需要交几万元手术费!很遗憾,不是每个家属都愿意交这个钱。

所以作为医生来说,还是希望尽量能说服患者的陪同人员签字和正常缴费。不想给医院带来烂账的话,这时候的确需要一些沟通的艺术。


神经外科都是“谈到死”?

这个节目有个神奇的存在:“神外三子”。因为我也是来自神经外科,所以特别关注。比如我特别喜欢的冯琛,他在沟通的时候会特别强调患者病情严重,而且很强势。这点让他甚至被扣了分,就是因为没有注意到患者的情绪。

这是我们神经外科的一个特点。因为风险很大,许多重症抢救都会留下比较严重的后遗症。降低一些患者的预期的话,就可以为后来的治疗争取主动。不过也容易造成“医生是在吓你”这样的感觉。如果10个人,8个效果不错的人可能觉得医生在吓他,但是对于2个效果不太好的人,这样的谈话刚刚好。

再举个例子:我的上级医师很早以前教我,如果患者要问“这个手术大约需要多长时间”,你不要给出准确的回答。

我之前也很不理解,觉得为什么不能告诉呢?知道时间可以让家属有个心理预期啊。

后面发现还真的出了问题。比如我说手术大约3小时。结果2小时结束了。有的患者会说,怎么做的这么快?是不是没有认真做,医生想早下班草草了事!5小时结束了,有的患者会说,怎么做了5个小时?是不是医生技术不行,让我的家人没有得到好的治疗。

手术中有很多的不确定性,每个人情况不同。我们当然希望也相信大部分患者能往好的方向想。手术速度快是医生技术高,手术速度慢是医生做的更精细。但是现实有的时候会让我们失望。

刚才提到的这些问题,节目中虽然没有捅破这层窗户纸,但是却非常生动的把它展示在观众面前。

本来我没有看这个节目,后来我老婆强烈要求我去看,一边看一边问:

“你第一次腰穿有没有成功啊?”

“这种情况你会怎么做?”

“好像平时没怎么听你说医院的事情么?”

本来我最初的疑虑就是,有什么医院会让摄制组去做综艺节目?现在觉得这绝对是一个让普通人了解医务工作者的极好平台。

在这里也给节目组和承办医院点赞!选手们加油!

如果有想参加的下一季的小伙伴,我也可以帮你们推荐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