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黄帝内经》素问脉要精微论篇第十七 8——区别久病和新病

读《黄帝内经》素问脉要精微论篇第十七 8——区别久病和新病

(原文)

帝曰:有故病,五脏发动,因伤脉色,各何以知其久暴之病乎?

岐伯曰:悉乎哉问也!征其脉小,色不夺者,新病也;征其脉不夺,其色夺者,此久病也;征其脉与五色俱夺者,此久病也;征其脉与五色俱不夺者,新病也。肝与肾脉并至,其色苍赤,当病毁伤,不见血,已见血,湿若中水也。

尺内两傍,则季胁也。尺外以候肾,尺里以候腹。中附上,左外以候肝,内以候膈;右外以候胃,内以候脾。上附上,右外以候肺,内以候胸中;左外以候心,内以候膻中。前以候前,后以候后。上竟上者,胸喉中事也;下竟下者,少腹、腰、股、膝、胫、足中事也。

(解读)

帝曰:有故病,五脏发动,因伤脉色,各何以知其久暴之病乎?黄帝问道:有旧病从五脏发动,因而影响脉色,如何区别它是久病还是新病呢?

岐伯曰:悉乎哉问也!征其脉小,色不夺者,新病也;岐伯答说:你问得很细致呀!这只要验看它的脉色,凡如脉虽小而气色不差的,那是新病;

征其脉不夺,其色夺者,此久病也;征其脉与五色俱夺者,此久病也;征其脉与五色俱不夺者,新病也。如脉不差,可是气色已差的,那是久病;如脉和五色都差的,那是久病;如脉和气色都不差的,那是新病。

肝与肾脉并至,其色苍赤,当病毁伤,不见血,已见血,湿若中水也。肝脉肾脉见了沉弦的现象,皮色显现出了苍赤色,这样的病,是由于击伤所致,不见血也好,已见血也好,形体必肿,好像水肿一样,这是瘀血肿胀。

尺内两傍,则季胁也。尺外以候肾,尺里以候腹。尺脉两旁是季胁(胁下小肋骨)。轻按尺部可以候肾,重按可以候腹。

中附上,左外以候肝,内以候膈;右外以候胃,内以候脾。中附上(关部脉),轻按其左,可以候肝,重按可以候膈;轻按其右,可以候胃,重按可以候脾。

上附上,右外以候肺,内以候胸中;左外以候心,内以候膻中。前以候前,后以候后。上附上(寸部脉),轻按其右,可以候肺,重按可以候胸中;轻按其左,可以候心,重按可以候膻中。臂内阴经之分,可以候腹,臂外阳经之分,可以候背。

上竟上者,胸喉中事也;下竟下者,少腹、腰、股、膝、胫、足中事也。上段之端,是候胸喉部疾病的,下段之端,是候少腹、腰、股、膝、胫、足中部疾病的。

今天学习了区别久病和新病。且继续学习,今天就学到这里了。

                待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