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版“人面兽心”:首例人移植猪心脏完成,这是怎么做到的?

近日,美国马里兰大学医学院称,一位57岁的心脏患者成功接受了转基因猪心脏移植手术,术后3天,目前病人的情况很好。


相信你一定有很多问题了!

猪的器官移植给人已经能做到了吗?有成功案例么?移植会让我们活得更久么?

为什么选择转基因猪?基因修饰又有什么关系?

首先告诉大家这是移植手术中的一种移植。大家都知道移植最好是双胞胎,然后是同种,至少是人和人。最不好的就是人和动物,异种之间。

1906 年,人类第一次尝试了异体移植。医生大胆地把猪和山羊的肾脏分别移植到两个病人身上。遗憾的是,由于当时人们还不了解排异反应,病人很快就死亡了。毫无疑问,这是医生在束手无策时采取的“死马当作活马医”的手段。

1936 年,苏联医生把一位死于脑炎的患者的肾,移植给了一位 26 岁汞中毒的急性肾功能衰竭患者。这是世界上首例成功的人与人之间的肾移植手术,但是病人的存活时间是6天。

1952 年 12 月,法国巴黎一名 16 岁的少年,右肾因意外伤彻底损坏,需要立即切除右肾,而医生意外地发现,他先天没有左肾。他的母亲反复恳求医生把自己健康的左肾切下来移植到儿子身上,让孩子有希望生存下来。手术很成功,但最后依然出现了严重的排异反应,这次患者存活了 22 天。

6 天和 22 天,为什么妈妈给孩子的肾脏,能比陌生人的肾脏多坚持多 3 倍的时间呢?

仅仅两年之后,现代移植学之父默里等到了一个完美的手术时机。没错,这是来 自双胞胎兄弟之间的移植。兄弟俩都是军人,二人服役完准备开重新生活时,弟弟却被诊断出患有慢性弥漫性肾小球肾炎,危及生命。


哥哥义无反顾地要求把一个肾脏捐给弟弟。1954 年 12 月 23 日,这对双胞胎兄弟接受了移植手术。手术非常成功,7 天、 1 个月、2 个月过去了,术后患者完全没有出现问题。为了验证双胞胎的匹配性,哥哥和弟弟又做了一次试验性的植皮手术,同样非常成功,没有排异。弟弟术后活了 8 年。

那为什么要做猪的移植呢?答案显而易见,供体不够。据不完全统计,全世界每年大概有200万人需要器官移植,然而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显示,全球平均器官供需比为1∶20至1∶30。


所以移植选择了猪。猪有什么好处呢?猪的器官获取更加便利,因为猪能在6个月内被饲养长大,其器官达到成年人的大小。猪的心脏瓣膜被常规移植到人体内,还有糖尿病患者接受了猪的胰腺细胞,以及烧伤患者移植了猪的皮肤。

因为角膜本身不含血管,也就不存在抗原、抗体的情况,猪的心脏瓣膜主要是一个机械结构,没什么供血也不需要吃抗排异的药物。

但是心脏还不行所以问题还是要去改进猪。

所以这次的移植是敲除猪身上的4个基因,包括猪心上的细胞对人体的攻击,还包括猪心脏会一直长大,控制他长大的。同时改变了6个基因连接人类基因,以增强猪的免疫器官对人体的耐受性。让我们的免疫系统不要杀死他。这个专业的叫法是移植物抗宿主和宿主抗议植物的排斥反应都要减少。

这个修饰的意义很大,未来也可以尝试更多基因,看起来可能是用猪在养一个人类的器官。

但是目前的问题在哪里?

2020年异种移植杂志上发表的一篇论文提出了最近5年的的4个最新进展:

  1. 可以在猪身上做越来越多的基因改变
  2. 新型免疫抑制剂的引入,药物可以对抗排异
  3. 对猪异种移植术后的炎症反应有了更好的认识,特别是 猪内源性逆转录病毒对人的影响。

4.最后就是增加了利用猪器官或细胞移植来管理非人灵长类动物的经验,慢慢知道如果移植出现了问题应该从哪里着手。


但是问题也很多,首先主要都是用于终末期患者。比如说预期寿命也只有1-2年了,死马当作活马医的感觉。这个目前患者存活时间还不够,度过长期的免疫排斥反映才有效。

第二就是伦理问题,这个基因技术是很好,现在是可以用来治病,也可以用来对猪的基因进行敲除,但是目前最后一层窗户纸是不能捅破的。目前的要求是绝对不能做受精卵的基因改变,否则就会像南科大之前的基因编辑胎儿事件一样。

虽然中国有个成语叫“人面兽心”,但是在生命最高的权益的面前,我们应当尊重技术的发展,特别是目前猪的心脏瓣膜、皮肤、胰岛细胞已经相对成熟了。

如果医学的科技树点到这一枝上,或者走出人类伦理的突破,可能不远的将来,刚才说的每年200等待移植的患者,都会装上动物的器官,变成“半兽人”。如果到了那一天,你会选择装上猪的器官,延续生命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