鼻血、齿血、咳血、便血、过敏性紫癜等出血性疾病的辨证食疗

鼻血、齿血、咳血、便血、过敏性紫癜等出血性疾病的辨证食疗

出血性疾病运用食疗,有其独到之处。本文从辩病证、因证施食,查病位、分病而治,察病势、缓急有别,观病程、前后不同,明宜忌、权衡利弊,善烹调、扬长避短等6个方面介绍了不同血证选择不同膳食的特点,以及应用时注意的烹饪方法。

中医内科范围内的出血性疾病,概称为血证。血证包括各个不同部位的出血(脑和脏腑的出血未见于外者除外),常见的有咳血(咯血)、吐血、衄血(鼻衄、齿衄)、便血、尿血及皮下出血紫癜)等。

在出血性疾病的治疗方法中,饮食治疗是不可忽视的重要方法,尽管它时常作为一种辅助治疗方法,但却是其它方法所不能代替的。

血证的食疗,不仅要重视辨证施食,还要重视综合病位、病势、病程等诸方面的情况,针对性地选择不同的食疗方法,同时还要注重食疗方的烹制方法,严格饮食禁忌,方能使食疗取得较好的疗效。兹简要分述如下。

 一、辨病证因证施食

对于出血性疾病的辨证,首先必须明确导致出血的病因病理。中医学认为,血得寒则凝,这就提示我们,出血属热者居多,属寒者较少。若就虚实而言,实证出血皆属热证,虚证出血分阴虚虚火妄动和气虚不能统摄,除了气虚不能统摄血液而出血者可能稍兼虚寒之象外,其余出血多属热者。因此,血证的辨证食疗应着重注意辨实热和虚火,选取食物大多偏于寒凉。

实热出血,病势急,病程短,出血量大、色鲜紫深红、质浓厚而稠。皮下出血时,斑色深红,另外可兼有面赤、烦热、口渴、舌苔黄、舌质红,脉滑数有力。此为火盛气逆,血热妄行,食疗当清热凉血止血。选用性偏寒凉之食物,如苦瓜、茶叶、菠菜、藕节、荷叶、茅根、银耳、黄花菜、鸡冠花、荠菜、蕃茄、芹菜、苋菜、鲫鱼、兔肉、猫肉、鸭肉、红高粱等。从功效而言,这些食物一方面能清热,一方面能止血。应用时,择其一二,炒食炖汤皆可。

阴虚火旺出血,是为虚火灼伤血络所致。一般病势缓,病程长,一次性的出血量不多,断续时作,血色鲜红或淡红,肌肤渗血时,斑色淡红,间有青紫,下肢为多,另兼有颧红,虚烦,口咽干燥,午后或有潮热,舌质红绛少苔,脉细数。此时食疗应滋阴降火止血,常用的食物以甘寒、甘凉为多,如百合、阿胶、鱼鳔胶、乌贼鱼、龟肉、龟板胶、甘蔗汁、芦根、猪肤、动物肝脏等。阴虚不足,虚火较亢时,可与清热类食物同用。  

气虚不能摄血,病多久延不愈,血量较少,但亦可暴出而量多,血色暗淡,质多稀薄散漫,或肌肤时发紫斑,色泽暗淡,或状如  蚊迹,稍劳则甚,面色白,精神疲乏,心慌,气短,肢冷,舌苔淡白,脉细软。食疗当补气摄血止血。常用的食物以甘温益气为主,如山药、白扁豆、大枣、紫河车、核桃、花生(连衣)、桂圆肉、牛肉、鸡肉、猪瘦肉等。并常须与止血食物相伍,如藕.节、木耳、茅根、荠菜等。

出血性疾病的病证类型大致有以上三类,食疗时当辨清类型,因证施食。

 

 二、查病位分病而治

出血性疾病的食疗总以止血为要,根据不同的病因,再施以清热、滋阴、益气止血诸法,但同时必须明确病位,辨清脏腑所属,分别根据脏腑施用特点食疗,则会使食疗止血收到较好的效果。

如咳血或咯血,其病多在肺,食疗时注意选择肺经食物,如百合、杏仁、桑堪、桑叶、梨、桔、动物肺脏等。

衄血多属胃火上攻,选择食物宜用清降胃火之品如芦根、茅根、藕粉、荷叶等。鼻衄(流鼻血)亦多属肺经病变,须结合肺经用食。齿衄(牙龈出血)多属胃经病变,亦有为脾虚不能摄血的,须结合甘温益气补脾的食品运用。

吐血病在胃,可加用乌贼骨、藕汁、生地汁,若属胃寒可加用羊肉、生姜等。

便血分远血(先便后血)和近血(先血后便),远血多属脾胃虚寒,食物可选用入脾胃之品如山药、扁豆、大枣、炮姜、木耳等,近血多属肠道湿热,食疗应首选清利肠道的菠菜、黄花菜、槐花等。

尿血多因热蓄肾经或膀胱,宜选用茅根、芹菜、荠菜等。

皮下出血有因过敏引起者,多是风邪入肺,化火灼络所致,食疗时除了控制进食过敏食物外,还要佐用清泄肺经风热的食物如菊花、杏仁、桑叶(嫩者)等;

有因血小板减少引起者,多为脾胃气虚,应选用益气健脾之品如花生、红枣、扁豆、山药、菠菜等。

分清病位,辨明脏腑,选择性地使用脏腑食疗食物,除这些食物本身能有效地发挥食疗作用外,还对其他食物具有引味入脏的作用,因此,出血性疾病的食疗必须将辨病证与辨病位密切结合起来。

 

 三、察病势缓急有别

出血性疾病的病势有缓、急之分,病情有轻、重之别,一般来说,病势急者,病情较重,短时间内出血量较多,顷刻间便有暴脱之险,故对病势较急者,常须急用药疗或其他疗法,饮食治疗在急性出血尚未控制时,一般不用,只有待其急性出血停止后,才施以饮食治疗,此所谓急症血证以止血为先,血止之后,体虚已现,则以饮食治疗,缓缓调之,以复其虚。

病势比较缓,病倩相对较轻,病证类型往往比较复杂,既有慢性出血未止,又有离经之血的瘀象,以及失血之后的虚象,相互夹杂,病程缠绵日久,此当以饮食治疗为主,缓缓图之。配以药物,制成药膳亦佳。诸如热证配以紫草,察证配以茜草,气虚证配以仙鹤草等等,皆有助于食疗取效。

 

四、观病程前后不同

一般来讲,出血性疾病病程前后不同,病机不一,病势亦有差异。前期一般多处于出血期,无论是因实热,因阴虚火旺,因气虚不摄,总应以止血为先,故食疗时除了辨证施食外,尚须加用止血效果较好的食品如藕汁、藕节、花生衣、茅根等。血止之后,离经之血便是瘀,此又要在辨证的基础上加用祛瘀效果比较好的食物如韭菜汁、玫瑰花、茉莉花、萝卜汁、山植、马齿苋、黑木耳等。食疗祛瘀,瘀去而不动血,无药物消察动血之弊。

若瘀血去则既可防再度出血,又可收生新之功。血止瘀消,虚象毕现,此多已到病程后期,病情稳定,食疗当以补虚为主,此时食补优于药补。因欲复有形之血,欲速则不达,符合食补缓缓收效的特点。且万物之生载以土,气血之化赖于脾,饮食经脾胃消化吸收化生血液,乃是治体虚之本,故为首选。

 

五、明宜忌权衡利弊

出血性疾病,饮食禁忌至为重要。晓知食忌,虽未进食,却可收食疗之良效;不识食忌,虽已食疗,却会使前功尽弃。血证食忌,一忌粗硬,二忌发物,三忌温热。

忌粗硬,这对消化道出血尤为重要。消化道出血或因炎症、或因溃疡,皆是粘膜破损,血管破裂,血涌于外。此时若进粗硬,无论食物性能如何良好,总因机械性损伤而

加重出血。故消化道出血,往往初期禁食,中期流汁(如汤、汁、饮、粥),后期亦需软烂。

忌发物,这对过敏性因素引起的出血尤为重要。中医辨证多属血热气盛,发物常有动血旺气之弊。如过敏性紫癜,其病因就很可能是食用发物引起。因此,忌进发物,再加上脱敏食疗法,如乌梅、杏仁、生草、凤凰衣、花生衣、红枣等皆有良好的脱敏作用。发物不仅对过敏性出血者有动血之弊,而且对所有热性出血症(无论虚火、实热),都有一定的迫血妄行之弊。如猪头肉、老公鸡、韭菜苗,以及海腥之品等。故大凡血证,应忌发物。

忌温热,中医早有血遇寒则凝之说,相反,血遇热则妄行,对于出血症,饮食的温度要寒凉,否则会扩张血管,使出血加重,特别是消化道出血;饮食的性能也要寒凉,若性能过于温热,亦可使血液妄行,加重出血。

 

六、善烹调扬长避短

血证食疗,从选料、烹制到调味,都十分讲究。血证食疗方的选料,尤多注意新鲜。从现代营养学的角度来理解,食物中的维生素在出血性病变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如维生素C无论对何种出血都扮演着十分重要的角色,维生素在修复血管壁,增强血液中的凝血因子,刺激血小板的生成等方面都有十分重要的作用。因此,食疗时,必须最大限度地保存维生素,食物越是新鲜,就越多富含维生素,所以,血证食疗时应选择新鲜食物。

血证食疗方烹制时,对新鲜的植物性食物,多以生食为主常用绞取汁液的方法,如鲜茅根、鲜芦根、鲜藕、鲜菠菜、鲜芹菜等等,以取汁,或调味生食,或急火快炒为,这样可以获得较多的维生素以及其它止血物质;对动物性食物或植物性食物的干品,烹制时,一般以炖、焖、煨、煮等水导热的方法为主。《素食说略》说:“烹、煎、炒、炙,养生者所忌,以其火重也。”此类烹法以油导热为主,往往使所烹制的菜肴火性较重,又加粗硬,更为出血者所忌。

来源:简书@Fu_ling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