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咨询师应该成为人际关系的楷模吗?

假如有人当面公然用轻蔑的语气说“心理咨询没什么用”,作为心理咨询师,你一般怎么回应?当然,这种无礼之人往往不值得回应,你可能只是笑一笑,那么,在心里,你又是怎样将他反驳得体无完肤的?

有人不相信心理咨询,我觉得这是正常的,会尊重他的感受和看法。佛也只是度有缘人,心理咨询讲究助人自助,所以,不强求。对这种人,我会回应他,“我理解,站在你的立场上,你觉得心理咨询没有用”。

在心里,我也知道心理咨询不一定能够解决所有的问题,也不是人们唯一的选择,但我认为心理咨询经过大量案例证明,经过科学论证,因而是一种可靠且有帮助的选择。

2

医生也难免头疼脑热,心理咨询师自然也会有时发无名火,这种时候,你一般怎么调适自己?救急的办法之外,有没有长效的办法?

作为一名心理咨询师,假如发无名火,我会觉察一下,这是因为来访者引起的咨询师的反移情,还是属于咨询师自己未解决的创伤引发的移情。

假如是反移情,我会聚焦此时此地,跟来访者探讨,看这个是不是他的投射,从而更加理解来访者以及更好地帮助来访者;假如是自己的移情,我会在咨询现场及时调整自己的情绪(假如已经对来访者造成了伤害,会真诚地道歉,说明是自己的问题),事后再自己去解决,包括觉察、找督导、做个人体验等。

3

从接触心理学,到从事心理学工作,肯定有一个不断学习和思考从而深化认识与领悟的过程,那么,能否梳理并总结一下自己对心理学及心理咨询的阶段性认知与理解?

我接触心理学,是从有兴趣了解别人,了解自己开始的。初时感觉心理学很神奇,自己有助人愿望,而且觉得许多人都有得到帮助的需要,从而想到将心理学作为自己的职业。

在后面的学习过程中,感觉学习心理学,首先还是要帮助自己,探索自己,让自己成长,更加成熟,让身边人受益;然后在个人更加成熟的基础上,通过掌握心理咨询技能,帮助家人和朋友,有能力时再考虑帮助社会上有需要的人。

当然,我也知道,成长是一个永远没有止境的过程,只是自己需要知道,自己容易在哪些方面出现什么问题,假如感觉来访者不是自己能够处理的,会负责任地进行转介,维护来访者的利益。

4

心理学领域,流派众多,你是只取一瓢饮,还是兼容并包?而做出选择的依据,是基于个人气质,还是基于实战实用?

心理学领域,流派众多,我开始时会尽量争取机会广泛接触,包括经典精神分析、现代精神分析、认知行为疗法、人本主义来访者中心疗法、家庭治疗等主要流派。

在此基础上,基于自己的哲学观、人性观、个人气质及能力等,选择一到两种技术流派为主,同时恰当运用其他流派的一些技术。

具体到每个来访者,会根据来访者的需要选用相应的技术,假如我不擅长该项技术,会适时转介给其他咨询师。

5

在咨询实践中,有没有完全失败的案例?假如有,会向别人透露吗?同时,是否也需要处理自己的沮丧情绪?怎么处理?

在咨询实践中,我会有完全失败的案例(当然,如何理解完全失败的定义,也会有不同看法)。遇到这种情况,我会根据情况选择向同行或者督导寻求帮助,但在这个过程会注意严格保护来访者的隐私。

这个时候有沮丧的情绪很正常,我会接纳自己这种状态。假如自己沮丧的情绪迟迟不能得到缓解,我会寻求朋辈督导或者上级督导。

6

在咨询实践中,会不会遇到那种在性格气质及价值观方面与自己特别不搭的来访者?或者干脆说吧,会不会有那种一见之下就让人心生反感的来访者?假如有,你一般会怎么办?

在咨询实践中,免不了会遇到那种在性格气质及价值观方面与自己特别不搭的来访者,这个时候,首先我会去觉察自己的情绪,看是否是自己的问题,尽量让自己能够尽最大能力去理解、接纳来访者。

但假如自己最后还是没有办法调整自己,或者说,经过实践,来访者认为得不到帮助,我会及时转介。不过,也许说这些,只是自己觉得应该这么做,实际上不一定完全能够做得到。所以,必要时还需要向同行或者督导求助。

7

有人认为,在处理夫妻、亲子、亲族等各方面关系问题上,心理咨询师理应表现优秀,甚至应该成为楷模,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心理咨询师学习过心理学,通过探索,对自己,对他人,在许多方面也许会比周围人了解的更多些,但不一定在各方面都比其他人做得好。就像好的篮球教练,他的球技也不一定比队员好。甚至,并没有说必须要各方面都很健康的人,才能够帮助到来访者。

8

假如有心理学专业的学生想了解心理咨询师这一行当的发展前景,你会怎么跟他讲?

虽然都说心理咨询是朝阳产业,有强大的服务需求,但这一行业目前的生存状况还比较艰难,特别是想在这个行业赚大钱不太容易。这跟个人的能力、经验和知名度等都有一定的关系。

但只要自己确实具备在这个行业发展的能力潜质,同时,能够选择好并专注于自己的细分领域,如儿童青少年、家庭或职场心理等等,经过一定时间的学习和实践积累,想生存下来的机会还是越来越大的。

(来源:微信公众号金天心理,本文有删改)

发表评论